返回第75章 主仆  莫默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片刻后,玄门众修在楚天的带领下寻了一处甬道修整。

楚天身子靠在岩壁上,一边等待宗门的人送来物资,一边借助战场烙印传讯。

玄门驻地,大片建筑群星罗棋布在一座座灵峰间,山间灵气萦绕,整个驻地更被一片浓雾包裹,从外间看不清内里情况,显然是有大阵笼罩。

其中一座山峰的庭院中,丰神俊朗的王殃身穿白衣,站在鱼池边,随手抛洒着鱼食,看着池中锦鲤争抢。

他的身后,小竹安静地站在那里。

忽然间,小竹催动自己的战场印记略一感知,抬头道:“少爷,楚天那边遇到了过山虎,邀请他来做客,不过被拒绝了。”

王殃不语,将手中鱼食撒完,拍拍手,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,端起一杯茶水抿了口,这才慢条斯理地道:“预料之中,这等人物不会轻易进入别家宗门驻地的。”

“那少爷还邀请他?”小竹不解。

王殃笑呵呵一声:“宗内不少师弟师妹得了人家救命之恩,又从人家手中讨了好处,咱们总该有点表示。邀不邀请是咱们的事,赏不赏脸是他的事。”

小竹哦了一声。

“还有什么?”

“楚天说那过山虎手中果然有一柄不错的灵器,然后他自称一叶。”

“一叶?”王殃露出思索的神色,片刻后摇头,这个名字完全没听过,九州修行界时不时便会冒出一些让人在意的新星,当那些新星还没有绽放出耀眼光芒之前,很少会有人听说过他们的存在,可一旦他们绽放光芒,那就是万众瞩目。

当然,也有许多新星还没来得及绽放光芒就湮灭了,修行界处处充满危机,尤其是这混乱的灵溪战场,每年在灵溪战场死去的天才不计其数。

“楚天还说,这人似乎掌握了一道防御用的灵纹,战斗中那灵纹随心而发,能挡住灵溪四层境修士的攻击。”

大战之中,陆叶频频催动灵纹,锋锐灵纹的话比较隐蔽,因为是加持在长刀之上,就算激发了,旁人也会以为这是长刀自带的禁制,不会想太多。

但御守灵纹就不一样了,那灵纹尽管每次都是一闪而逝,可在楚天的有意观察下,还是隐藏不住的。

“随心而发的防御灵纹?”这下王殃是真的有些震惊了,“一个灵溪三层境?”

要知道灵纹这东西极为复杂玄奥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学习钻研,这玩意他之前闲来无聊的时候学过,然而那书典中记载的条条画画繁琐至极,玄之又玄,每次都看的他昏昏欲睡,脑瓜子嗡嗡作响,最终以他手撕了那本书典告终……

“楚天是这么说的。”

王殃嘴角有些抽搐:“这到底是从哪个大宗门跑出来的怪胎?”

没错,王殃断定陆叶绝对是某家顶尖大宗门出身的弟子,因为修为不高,所以跑到外圈来历练。

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推测,完全是陆叶这几日的惊人表现,据玄门这边统计,这几日下来单是他们看到的,死在陆叶手下的九星宗修士就不下二十,其中不乏灵溪四层境。

能越阶杀敌,是出身大宗门的标志,小宗门培养不出这样的弟子。

而且他还有一头兽宠,那神俊的兽宠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降服的,再加上楚天此刻反馈回来的情报,愈发让王殃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只有出身某家顶尖势力,才有这样深厚的底蕴,才能以灵溪三层境的修为催动灵纹战斗。

过山虎的名号,就是从王殃口中传出去的,因为在王殃看来,陆叶就是一头过山的猛虎!

“这放养弟子的风格,倒有些像是天洲那家宗门所为,他们那边有许多顶尖的灵纹师!”王殃若有所思。

小竹不知道王殃说的哪家宗门,只知道那个叫一叶的过山虎必定来历不凡,她开口道:“那少爷,咱们要不要暗中助他?”

“没那个必要。”王殃摆摆手,“人家是跑出来历练的,是生是死都是他自己的事,咱们跑去助他算怎么回事,若处理不好反会恶了别人。”

许多大宗门都有放养弟子的习惯,这些天资不俗的弟子在修为不高的时候会离开宗门的庇护,独自在外闯荡,磨砺自身,这样做虽然有极大风险,可一旦成长起来,实力也会远超同阶。

所以灵溪战场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那就是即便这些历练的弟子被杀了,那些大宗门也不会打击报复。

这是成长必须要付出的代价,大宗门最不缺少天才,死掉的天才他们也不会惋惜,除非是宗内高层的亲眷,不过那也是私人的报复行为,与宗门无关。

王殃能推测陆叶是某个大宗门出身的弟子,九星宗那边自然也有这样的推测,可即便如此,九星宗也没有放弃对陆叶的追杀,不是九星宗不怕那些大宗门,而是他们知道那些大宗门不是因为此事找他们麻烦。

“更何况,这次大战的起因还是此人,我玄门已经替他分担足够多的压力了,识相的话,他该乖乖前来拜山,跟我道谢才对!”王殃轻笑一声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