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7章 正式疗伤  莫默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房间中,陆叶赤着上身,端坐在床上。

花慈就坐在他对面,温润如玉的小手抚过他的胸膛:“你的伤好的比我预想中要快很多,怎么,你这是想走体修的路子?”

陆叶不解道:“何有此言?”

“你的气血比同层次的修士要充沛许多,所以伤势才会好的快,修士前期淬炼自身气血,难道不是要走体修的路子?”

“并不是。”陆叶摇头。

他对成为体修没什么兴趣,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,他以后会成为兵修,拿刀砍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,至于花慈说他气血比同层次的修士要充沛的原因,陆叶隐隐猜测这怕是跟他每天吃很多东西有关。

自从他开窍修行以来,胃口就大的惊人,尤其是在掌握了饕餮餐之后,吃的更多了。

吃的多,气血自然就充沛,只不过他一直都在炼精化气,所以体型上没有太多变化,如果只充沛自身气血的话,那他的身形恐怕会越来越魁梧。

“没有最好,肉蛮子没什么好的,用修行界的话来说,那些人啊,都是享用最好的资源,挨最毒的打。”花慈说着自己笑了起来,“而且你这体型也不适合做体修。”

“肉蛮子?”

“他们就是这么称呼体修的。”

“有点意思。”陆叶会心一笑,“那别人怎么称呼医修?”

花慈略一沉吟:“一般都喊哭爹喊娘?”

陆叶皱眉:“这又是什么道理。”

“医者父母心啊,哈哈。”花慈笑的花枝招展。

陆叶脸一黑,心中那柔情似水的知性女子形象轰然崩塌……

他算是发现了,花慈这个女人外在的表现都只是假象,唯有慢慢熟悉了,才会发现她的真正性格。

“你从刚才就开始在我胸口摸来摸去的,这是在疗伤?”陆叶忍不住问了一句,虽然这种被摸的感觉还不赖,可总不能一直这样,说到底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。

“不是。”花慈收回手,“跟你说话一时忘记了。”

她端坐在陆叶面前,神色严肃地看着他:“现在开始了,等会可能会有一些不适,你忍着点,不要发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,这里隔音不是很好,容易引起别人误会。”

陆叶简直不知该如何回应她这句话,也没功夫去回应,花慈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忽然并指朝陆叶胸口处点,指尖灵力涌动。

陆叶顿时闷哼一声,被点中的位置处不但有疼痛感,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叫出来。

花慈嘴角噙着笑,一指又一指点出。

陆叶脸皮开始抽搐,不断闷哼着。

“修士与人争斗,时有受伤,虽有不同手段疗治,但往往都会留下一些隐患,这些伤势平时不显,却深藏肌体脏腑之中,虽说不会有什么致命的风险,可若积累多过,或会影响肉身,或会影响灵窍,对日后修行有碍。寻常刀剑之伤算是比较好处理的,可法修造成的伤势却不是丹药能够清除,你是被火行术法所伤,所以体内残有火毒,这些火毒一旦侵入灵窍中,日后你想开窍就难了。所以条件允许的话,我建议你每隔一阵子找一位医修调理下身子,如此方能保证自身没有隐患。”

陆叶此刻已咬紧了牙关,花慈说什么他也没办法做出回应,他怕自己一开口便会真的发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。

他严重怀疑这女人是故意的……否则这些事之前告诉他就好了,何必选在这个时候。

过得片刻,花慈改点为拍,两只小手不断地在陆叶胸口处轻拍慢抚,而随着她的拍击,一道道精纯的木属灵力被拍打进陆叶的胸口处。

最难熬的时候度过,陆叶慢慢放松下来。

一炷香时间后,花慈收手。

陆叶低头看去,只见自己胸膛处一片血肉模糊,他胸口处的伤势是烧伤,所以好的没那么快,被花慈这么一拍,原本结痂的地方都裂开,鲜血流淌出来,看起来更严重了。

但陆叶却知并非如此,严重的只是外表,随着鲜血流淌出来的,还有一些别的东西,应该就是花慈所说的火毒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感觉呼吸都变得轻松许多,整个人甚至有一种浑身通透的感觉。

花慈又上前来给陆叶胸口处涂抹那种碧绿色的药汁,催动自身灵力帮陆叶恢复外伤,做完这些,才将他的胸口处包扎好。

紧接着处理的是两只手臂,一样的处理手法,一样的流程……

最后是后背上的斩伤……

等到一切处理完毕,花慈已是香汗淋淋,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站在陆叶床边,神色幽幽:“真可惜,这样子恐怕用不了十天就痊愈了。”

“喂……”陆叶抬头看她。

花慈掩嘴一笑:“糟糕,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。”旋即又道:“不过你放心,你是我最大的客人,我一定会好好医治你的。”

一伸手:“承惠十粒灵丹。”

陆叶也没说话,便取出十粒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